坑品极差,目前脱坑停更,全职党可以散了
韩叶、叶黄、双花主食, 除了叶韩基本无雷,不介意还是能搭讪的←
近期DN时间长了脑洞也就多了,不过大都存于我脑中x 双刺客萌萌哒!!!

关于

【全职高手】【叶黄】某日午后(中)

#叶黄R18

#上一篇tag肉事实上没有真的很抱歉,肉在这里【递上

#从卫生间打到房间的湿身PLAY

#OOC,OOC,OOC,拜託打脸小力点……【跪拜.gif

#真没问题就开始了啊【【【



为什么造就现在这样的情况,两人早已不愿意去追究,显然也没有余力去追究了。

黄少天身上那件羽绒外套在刚进门时就被他自己扔在了门口,扯着叶修早已松到不成样的领子用力吻了上去,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魅惑气质将灵巧的舌头探进对方嘴里,其主动的程度有如饿了三天的豺狼看见肥羊,说是扑上来的也不为过。


几分钟前,两人一如往常找了间汽车旅馆准备办事。叶修前脚刚迈入卫生间打算洗个手,黄少天毫无预警地冲上来就打算抱住他,身为一个万年不出门的家里蹲,叶修哪里承受的住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一个站不稳两人一起摔进浴缸,想挣扎起来还不小心撞开花洒,弄得两人浑身湿透。

然而黄少天像是吃错药似的,也不管这画面有多好笑,没有犹豫就直接啃上叶修的唇,用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的力道紧紧拥抱。

然而并非速度快就能夺得主导权,身为战术大师之一,叶修很清楚眼前的人已经急坏了。黄少天的手不安分地在叶修身上游走,职业选手最有价值的部位如今只成了散播快乐的途径,一股热流在两人之间流窜,不论身心。

也许是感冒的原因,黄少天才贴上来没几秒便开始气喘吁吁,那双有些朦胧的眼睛在鹅黄色的灯光下更显迷人,带着情慾的色彩直钩人心。

企图一手拉掉自己的T恤,却因为吸了水而贴在身上脱不下来,两个平均接近一米八的男人挤在狭小的浴缸里扒湿透的衣服,撇开可笑不说,他们甚至连水还开着都忘记了。

「唔嗯……」被吻的喘不过气,黄少天扭了扭身子发出了一串舒服的呻吟,却完全忽略了被压在下面的叶修还没稳住,撑在浴缸底部的手一个打滑,脑袋硬生生磕在浴缸边上,一个操字都还没吐出来又被水喷了一脸。

叶修给疼的无语,颤抖着反手关上了花洒,轻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想起身却晕的受不了。黄少天无奈啊,好好的浴室情趣就让这小浴缸给毁了,早知道就不听叶修说要省几个钱。

省你妹的钱!

注意到趴在自己胸前的傢伙流露出不满,叶修几不可闻地嘆了一声,右手精准地按上对方因为摩擦而有些硬挺的乳尖。黄少天吓的一哆嗦,刚想开口表示偷袭不人道,一个回神就想起来自己还在禁言呢,等等可怎么办才好?

望着这小伙伴在短短几秒内换过好几个表情,见他正纠结叶修也不想等待了,直接啃上了对方的脖子就在上头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号。两人的唿吸逐渐粗重起来,混合着沐浴乳的香气令人有种缺氧的错觉,黄少天再次吻上了眼前正在展现佔有慾的人,在交换唿吸和唾液的同时,他隐约听见对方说了句:「到床上去。」

两个浑身湿淋淋的人就这么东碰西撞地倒在双人床上,黄少天迫不及待地蹬掉了自己的裤子,脱了衣服钩着叶修的脖子又是一次深吻。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搔刮,下体隔着内裤紧紧相贴,感受着对方同样火烫的温度,彷彿有什么连同理智一同被燃烧殆尽。

一双联盟最有价值的手在黄少天身上游走,叶修捏了捏对方的腰,特意用膝盖顶开了白皙的大腿,形成一个极为羞耻的M字,见内裤还穿着也不含煳,就隔着一层薄薄的掩护在黄少天的下身肆虐。

抓着床单的指结有些泛白,黄少天扬起漂亮的颈项,像条脱离水面的鱼在空气中挣扎,下意识地扭动了起来。一手扯下了对方的内裤,叶修有些冰凉的手指缠上那已微微抬头的分身,一边拉开裤子拉鍊就贴着自己的开始撸动。

两人都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更不是第一次做这档事,急于满足的生理渴望在静谧的空间被无限放大,只留下两人渐重的喘息和黄少天细如蚊蚋的碎语。

温度似乎上升了,叶修描绘着两人下身的形状,前端分泌的液体增加了润滑,使得那双灵巧的手能更加畅所欲为。特意按了按黄少天的马口,突然感受到一股快感传上脑袋,刺激的他差点倒弹起来撞上床头板。

「你现在还能忍呢,等等看你怎么忍?」叶修恶意地笑了笑,一边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一边咬上了黄少天的锁骨。下身胀的生疼,心说我连那湿透的裤子都还没脱完全呢,眼前的傢伙已经自个儿扒个精光爽起来了。

叶修明白这是场漫长的搏杀,对方一如往常地对垃圾话非常敏感,也许他自己没有发觉,但手中的脆弱确实又胀大了几分。满脸通红地想要反驳却只能干瞪眼,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想着干脆不管医生说什么好了禁言什么的简直要难过死!

用力咬上叶修的肩膀当作反击,对方有些吃痛地颤了颤,手上的动作因此停了一拍。黄少天再次揽住了叶修的脖子,毫不迟疑直接舔上了他的耳朵。

满满的水声。不可至否的,黄少天一直以来都是引人注目的高手,不论在荣耀里或是在床上。发不出文字泡也好,说不出话来也好,这人总有很多办法发出声音。

现在这种状况显然也是他的专门。

嘴里灵活的小东西沿着脸颊一路往上,在耳廓留下一道湿润而温热的亮痕,黄少天含上叶修的耳垂,混着紊乱的唿吸将各种不堪入耳的字句吐出。

这是明显的挑衅,叶修明白黄少天一直都是个不服输的人,过去所有的PK邀约都是最佳佐证,显出这人在胜负方面有多么倔强。

然而这样将身体往自己嘴里送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

没有辜负对方的期待,一把扯下湿透的牛仔裤让两个小傢伙坦承相见,叶修加紧了速度在相贴的柱身撸动,期间黄少天那些下流的垃圾话也没停过,虽然不外乎是求操那些的,然而因感冒而显得沙哑的气音却成功使两人更加兴奋。

只听见身下的人呜咽一声,空气中多了丝腥羶的气味,两人互相释放在对方的小腹上,形成一道白浊的痕迹。 还沉溺在高潮的余韵当中,黄少天用脚挠了挠叶修的小腿,脸上尽是得意又餍足的表情,显然很满意这样的服务,但他明白还远远不够。

叶修抬眼瞄了一眼,只是轻轻地笑了出来。右手滑过黄少天那被精液沾满的小腹,带着点腥味的液体全被抹开,黄少天产生了自己是块面包的错觉,要被抹满调味品然后让眼前的人拆吞入腹。

打算彻底利用资源不浪费,叶修没有犹豫就这么直接往后面抹去,在穴口轻按几下,获得一阵满意的轻颤后就着微薄的润滑缓缓推入一个指节。然而这样粗略的事前准备显然是不够的,柔软的内壁夹紧了叶修的手指,弄得有些进退两难。

起身翻找床头的柜子,心说即使是这样便宜的旅馆该有的也还是有,但才伸出手黄少天就拉住他,用下巴指了指已经揪成一团的裤子,皱了皱眉头之后真正开口说出一句话:

「我……带来了。」微微沙哑的声线弄的叶修心痒难耐,但他只是挑了挑眉,转身就从裤子口袋翻出一罐润滑剂。

「准备这么周到?」

「……这样快点,老叶你每次那样慢慢磨简直都要把我的兴致磨没了。」撇撇嘴,很是委屈的表情。

叶修愣了一会儿,然后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得黄少天一脸莫名其妙不知所以,最后满脸通红地硬是挤出一点声音表达不满。

「老叶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叶修望向一旁试图止住自己突然爆出的笑声,花了莫约一分钟缓过来,他再次开口。

「少天,咱们进入正题吧。」




这篇究竟还要更新几次他们俩才能【消音】呢……

希望下一次就能把脑洞补上,这样遥遥无期的感觉实在太痛苦了2333333

第一次码这么多字在肉上面,幸好我大腿够粗自割几下应该撑得住,虽然肾大概已经不好了【抹脸

今后也会努力的,感谢点开的姑娘们【?

评论(33)
热度(75)

© 须藤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