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品极差,目前脱坑停更,全职党可以散了
韩叶、叶黄、双花主食, 除了叶韩基本无雷,不介意还是能搭讪的←
近期DN时间长了脑洞也就多了,不过大都存于我脑中x 双刺客萌萌哒!!!

关于

【全职】【叶修生日贺/韩叶/学生paro】有何不可

【全职高手】【叶修生日贺/韩叶/学生paro】有何不可


# 清新小品先上菜了

# 一如既往OOC【。

# 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中间过程莫名其妙

# 这篇木有叶黄啊,他俩就是好同学而已,怕自己写得不明不白

# 借用了蝾八太太的高三韩×高一叶设定,觉得在犯罪

  
 @風不語   @储思盆。 @邪欲/御   @四鯨   @八八八八八八 

谢谢组织,我写完了【躺





叶修百般聊赖地叼着笔,一如往常地散发着懒散的气息,显然完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课堂上。眼神扫过全班,可以看见同学们专注地抄着笔记,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粉笔迹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和自己的闲适形成了强烈对比,俨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右边的黄少天,平常聒噪的样子现下是一点也没有了,同样是满脸认真的神情,但这样的宁静一到下课就会被完全打破,思及此,叶修忍不住觉得有点疲惫,向着对方轻轻嘆了一口气。

这样一个小动作引起了黄少天的注意,他皱起眉头看了叶修一眼,随后撕了张便条,爆手速在上头写上了「下课球场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叶不修你别逃!」后就朝对方桌上贴,随后又忙碌了起来。

叶修当然没打算接受对方的PK邀约,甚至下节课也没打算回来上,他慢悠悠地写了张「哥很忙,下次请早」的纸条回去,换得一句无声的「你妹!」。

期末考前夕,大部分学生为这最后一次成绩汲汲营营,身为不合群的少数人之一,叶修很是悠哉地观察着同学的表情,一边在课本上留下对方的Q版涂鸦,虽然画得完全没有对方的样子。

并非不在意学业成绩,而是完全不须在意。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荣耀高中的叶修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气人的是他的态度一点也没有隐藏,脸上总是那抹嘲讽的笑容。

每当别人问起读书的诀窍,他总一脸无辜地回答不晓得,可能哥比较有天赋之类的话,成功吸引那些熬夜苦读组的仇恨,这也许是叶修预料之内的事情,后来几乎没什么人要来请教他,一个人倒也乐的慌。


「啧啧,这人会不会太难画了点?」


嘟囔了两句,将身旁同学当作目标的叶修持续着他的涂鸦,涂涂改改擦了又擦,最后所幸丢下笔不画了,用这种方式消磨时间对他来说显然是件无聊的事。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钟响起,叶修赶在黄少天抄完最后一行笔记之前踏出了教室,对方眼见自己的PK对象要熘了,连忙高喊好几声等一下,才刚迈出门口就听见对方的怒吼,逼得叶修只能加紧脚步远离对方的仇恨范围。

手插着口袋,叶修踩着有些急促的步伐经过走廊,绕着中央旋转楼梯一阶一阶往下,刚下课没有多久,楼梯上几乎没有其他人,叶修毫无阻碍地来到一楼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心说球场是不能去了,先不提没有球这回事,只要报了队其实也不怕没得打,高中生的三对三一向都是很随性的。怕就怕碰上刚才死命缠着自己PK的黄同学。

上回和他一对一的画面还歷歷在目,从下课打到上课,再从上课一路纠缠到下课。跷课也就算了,之后的两天叶修累的连脚也没办法好好迈出去。

平常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标准宅男叶修的战斗平均数值低落,技术虽然过人,体力却相对不足,要是再来这么一次说不定会散架。

想到这里忍不住嘆了口气,叶修往四周转了转后决定了他的目的地,他绕过围着球场的铁丝网,爬上了稍嫌过长的阶梯,踏进了另一个静谧的空间。


图书馆。


比教学区温度更低的冷气迎面吹来,叶修缩了缩肩膀,暗忖着这里真不愧是摸鱼圣地,连冷气都开这么凉。

嘴角止不住地上场,如此适合睡觉的环境怎么可以放过?

帆布鞋踩在绒地毯上没发出一点声音,叶修经过阅读区的皮质沙发,绕过了杂志架,沿着一整排依序分类的书往后走去,打算挑个角落不起眼的位置好好睡下。这堂是李艺博的课,课程毫无内容,甚至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错 误的观念上打转,自学无碍的叶修判定听他上课无疑是浪费时间,因此果断决定跷课。

在自然科学类那柜拐了个弯,叶修停在两排书架之间,发现有个人站在狭窄走道的尽头,还是张熟悉的面孔。他开始思考绕过他或是假装没看见的可能性,结论却是否定的。

对方感受到朝自己投射而来的视线,将注意力从书本中移开,抬头望向似乎有些困扰的来者。

「哟老韩,你也跷课啊?」叶修的脸上仍是那抹好似什么都不在乎的笑容,他举起右手当作对眼前的人打了个招唿,随后迈开脚步走向对方。

「要高考了吧,还这样缺课可不行喔。」

「……叶修,你在这里做什么?」

韩文清皱起眉头,阖上了书本一边出声质疑这位高一小学弟的出现,叶修闻言也只是耸了耸肩,表示一开始就说过自己是来跷课的。韩文清的脸色在听见叶修的回答后瞬间沉了下来,原本就极具震慑力的脸变得有些杀气腾腾,叶修只能连忙开口解释。

「在这间实力就是一切的学校里,只要你有能让别人服气,基本上也就没别的问题了,你说是吧老韩?高三全年级第一?」

「那也不构成你跷课的理由。」

「啧啧,忘了老韩是正直的好学生。」

「那么,你又在这里干什么?」没等对方回嘴,叶修笑着反问的的同时顺手抽走了对方手上那本略厚的流体力学,随便翻了翻却发现自己不感兴趣。

韩文清瞥了眼矮自己一个头的学弟,看着他那充满自信(或者该说是过度嘲讽)的笑容只觉得胃疼。


「自习课,和老师告知过后来查点资料。」

「真是认真。」

「我可不是你。」

「居然这么说,我好心碎。」仍是那个无所谓的表情,叶修摊手摆出一个收到打击的姿势。

所有的对话就到这里为止,叶修不打算自讨没趣,毕竟自己和这位高年级的学长实在没什么话聊,强迫和对方聊天只会搞得双方无语。

更何况两人也不是太要好。

叶修把书塞回韩文清手上,打算从另一边走过去,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已足够让自己确实睡着,再拖下去即使睡了也只会更加疲惫。眼见对方不打算让路,叶修也没心情和他挤,转身就打算绕过书架,图书馆可不是只有这里可以趴下休息。他心想。

然而韩文清没等对方走远,几步追了上去拉住叶修,对方不明所以,正要开口就被一个吻堵住了嘴。

叶修企图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却只听见了书本掉落地面的声音。

整个人被压在书架上,腰磕在架子的边缘有些生疼,他拉住眼前正在和自己接吻的人,把对方的衬衫扯得失去形状。韩文清的吻和他的人一样直来直往,舌头在叶修的口腔里肆虐,骚刮着内壁,舔过每一个角落,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气质。

叶修被吻得喘不过气,几次想推开韩文清却是无果,只能乖乖让对方压着肆意掠夺,这让他感到非常郁闷。最后叶修奋力挣扎几下,在韩文清唇上咬了一口,对方才皱着眉头松开了禁锢住自己的手。

用手背抹了抹嘴唇,叶修意外地冷静,心想着对方或许刚喝过咖啡,混合着血气味道变得有点噁心。

叶修终究还是笑了,是游刃有余的笑容。

「唉唷老韩,看不出你这么喜欢哥啊,喜欢到忍不住和我接吻?」

韩文清没有回应他状似疑问的挑衅,只是用那张慑人的脸望向叶修,一个反手把对方拉进自己怀里,视线对着那双有些无神的眼睛同时开口说道:

「我是你前辈。」



FIN

评论(17)
热度(49)

© 须藤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