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品极差,目前脱坑停更,全职党可以散了
韩叶、叶黄、双花主食, 除了叶韩基本无雷,不介意还是能搭讪的←
近期DN时间长了脑洞也就多了,不过大都存于我脑中x 双刺客萌萌哒!!!

关于

【全职高手】【韩叶学生paro】 vacant

【全职高手】【韩叶学生paro】 vacant


# 一锅和组织约定好的清炖肉,碍于设定,为了不让老韩犯罪只有点到为止……也就是没有做下去的意思←

# 一如既往OOC警示,流水帐,意识流,总觉得把叶修写二了……

# 想营造像物语系列那样的画面感但似乎失败了,如果谁体会了什么我会很高兴的

# 依旧艾特组织,四鲸太太请查收,拖了很久的我简直了【双手奉上



act.1

叶修的双手被反剪在背后,自己的喘息声在狭小的厕所隔间里被无限放大,胸前的扣子全被解开,乳头在磁砖壁上摩擦的感觉令他既兴奋又害怕。试着稍微挪动被禁锢的双手,却被自己身后的人更加用力地按住,手腕的位置隐隐生疼。

「……老韩,你不会是……」

「闭嘴。」

强硬地打断了叶修的假设,韩文清的脸上没有表情,阴暗的灯光使得气氛变得有些诡谲。他单手摁死了那双略显苍白的手腕,另一手则是沿着柔软的腹部来到裤头,感受到贴着自己的身子微微地颤抖,韩文清没有停下动作。

叶修有生以来第一次后悔了。

/

act.2

一向不怎么在乎段考的叶修今天也维持一贯的悠闲。身为一个不怎么(在学校)唸书的学霸,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霸佔学年第一名的宝座,持续对做作的熬夜苦读党发出嘲讽。

面对那些在众人面前佯装毫无准备、结果出炉却名列前茅的学生,叶修的行为无疑是对他们的严重侮辱,然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大家喜闻乐见的碾压式胜利无疑给同学们出了口恶气,叶修的班上更是全力声援。

这是个特别无聊的下午,连续的理科课令班上哀鸿遍野,就连平常从不喊累的喻文州也显露出疲态。叶修依旧没有将任何一点注意力放在班上,只是转着浅蓝色自动铅笔,像在寻找什么似的认真凝视着窗外。

觉得无聊。叶修啪的一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笔塞回了略小的笔袋里。

不论是臺上讲述的内容,持续流动的时间,或是好似凝结的空气,身处这个过度压抑的空间令人感到不可言喻的烦躁。

偶发性的焦虑让坐在教室里的叶修坐立难安,也许是湿闷天气造成的影响,质料粗糙的制服衬衫和肌肤紧密贴合,空气中的高含水量让人流不出一滴汗。

简直像溺水一样让人喘不过气。

外头的云层很厚,像条厚棉被一样盖住整片天空,替世界染上浓烈的灰色调。不晓得什么时候要下雨?叶修百般聊赖地想着,同时等待象徵短暂自由的下课铃响起,他瞥了眼教室前的时钟,因发现不用等太久而感到高兴。

/

act.3

走廊上迴盪着自操场和教室传来的喧闹声,配合着雨打上地面的声响产生微妙的共鸣,听起来竟意外地悦耳。叶修踩着慵懒的步伐在校园的角落里游荡,荣耀高中佔地宽广,下课时间人们大多集中在教室附近的走廊,要找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待着不算太困难。

没打算上接下来的体育课。这种雨天没法在户外球场打球,就算勉强在体育馆运动也只会搞得自己全身黏唿唿。喜欢雨天和喜欢在雨天运动一向是两回事,无奈天总不愿从人愿,早不下晚不下,偏偏就在众人引颈期盼的体育课前来了场倾盆大雨。

叶修对此毫无惋惜之意。这堂课从来都是藉口身体不适的休息时段,只要各项测验能高分通过就算是老师也没话说。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叶修的上课态度差虽是家常便饭,但今天这样连去散散步见见老师也不愿意的情况却是第一次。他本人对于反常的行径没怎么挂心,只是嘆了口气将原因归咎于依旧闷热的天气而没有改变跷课的心意,他举步前往三年级所在的教学大楼。

正在准备高考的三年级生为了分数埋头苦读,空气里瀰漫着一股不容忽视的紧张感,就算同是下课时间气氛也和一二年级截然不同。撇开少数人在走廊上寒暄,整体而言也比剩下两个年级安静的多。

是个偷懒摸鱼的好地方。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叶修心想干脆就在这人烟稀少的三年级走廊的尽头待着休息,那会有多惬意就不用明说了。天空仍旧是昏暗一片,正是适合睡个午觉的光线,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又有什么理由再勉强自己回去上课?

距离敲钟还有几分钟,叶修拐进了厕所里,用水把两条手臂和整张脸都抹了遍。即使正下着大雨也无法彻底消除空气中的湿黏,皮肤上那股无法忽略的黏腻触感令人噁心,打算把自己弄得舒爽再去摸鱼的叶修开着水龙头浪费水资源。

几分钟后,明显不属于这个年级的小学弟甩着湿淋淋的手走出了男厕所,想到自己拥有段无人打扰的时间便忍不住开心起来,哼着不成调的歌踏出了脚步。

不知该说巧还是不巧,刚离开厕所的叶修才一个转身,手上的水就这么全甩在经过走廊的某位学长身上。对方一愣,而叶修并没有在意那位被害人究竟是谁,只是吐出一句制式化的抱歉,态度称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学长皱起眉头,回头拉住了这位彷彿事不关己小高一,对上那双看似毫无悔意的眼睛明显表示出不谅解,此时此刻叶修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那是张任谁看了都会想交钱包,极具威吓性和压迫感的脸。

没想到还是个认识的傢伙。

这运气得有多糟才能随便就撞见当下最不想看见的人?叶修感到有点晕眩,看着对方制服上水渍斑斑,心情像被手雷炸过一轮那样凄惨。

糟透了。

「嗨,老韩。」,微微翘起嘴角露出无所谓的笑容,对上那双瞇起的眼睛叶修开口。

/

act.4

是谁先挑衅或者先主动吻上对方似乎已经不是太重要,韩文清拽着叶修的领子将人摔进了最里头那间厕所,反手喀嚓一声锁上了门,一连串动作一点也没影响自己掠夺叶修的唿吸。

就算精神已经超龄成长,叶修的身体状态却依旧是个处于青春期的瘦弱少年。很快就被吻得喘不过气,叶修灵巧的舌头在挑畔的同时也在引诱,有意无意地舔过韩文清的唇好似在品尝什么佳餚,叶修本人自认这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服输,然而这个动作却直接被对方视作一种严重的挑衅。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一手圈紧了怀里的叶修,另一手则掐住了对方的脸颊强迫人张开嘴好让自己能更轻易地肆虐,舌头霸道地探进对方的口腔,带着一种如暴君般不容反抗的气质。

「唔嗯……老韩,等等……」,揪紧了对方的制服,平时无神的眼睛此时漫起了一层水雾。

「不可能。」,暂停的要求被狠狠驳回,韩文清把人压在了隔间的墙上,彷彿对小学弟的话置若罔闻。叶修被吻得缺氧,见对方一点也没要放过自己,急得直接把对方的嘴唇咬出了血。一层淡淡的血气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渲染开来,替这样荒谬的关系增添了一种奇妙的品味。

韩文清有些吃痛地松开了对方的唇,叶修趁机推了眼前的人一把想往后退,却忘了窄小的厕所隔间没有多余的空间让他躲藏,这么一个动作让叶修直接撞上了坐式马桶,他回头一看惊觉没地方逃了,只能慢吞吞地把脑袋转回来随即尴尬地笑了笑。

看着对方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此时更是黑上了几分,叶修只觉得心好累。在这样一番对峙后刚才消失的黏腻感又缠了上来,薄薄的一层汗附在皮肤表层,叶修忍不住想,若是人类用皮肤唿吸说不定自己已经窒息了也说不定。

韩文清没给叶修时间胡思乱想,他一把拉过对方的手反剪在背后,再次将人按上了墙壁。外头响起了上课的钟声,原本就比其他年级要安静的三年级走廊逐渐归于寂静,转眼间只剩下老师在臺上讲课的单调声音。


「……老韩啊,上课了你还不回去吗?」,叶修的声音有些颤抖,吐出的却依旧是满怀恶意的嘲讽。

「你别乱动就能速战速决。」韩文清不以为然,同时加重了摁住对方双手的力道。全身的重量(包含韩文清压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仅用胸口支撑,肌肤隔着制服贴在冰凉的磁砖上,那感觉还真是奇妙地说不出来。


这下真完了。

/

act.5

韩文清的手温度很高,正覆在自己的分身上撸动着。先不提其中的技术含量实在低的吓人,简直要让人误会韩文清是个连撸管子都不会的傢伙。叶修把手按在墙上好支撑住自己和压在身后的人,他往骯脏的磁砖墙壁吐出炙热的唿吸试图缓解自己高涨的情绪,光是有”韩文清在帮我自慰”这样的认知,叶修的身子不住地颤抖,想想便让人……兴奋的不行。

没有多久,叶修便被心中的情绪给淹没,那是针对他自己所产生的一种蔑视和不以为然。原来自己被人按在这种脏兮兮的地方也能兴奋吗?原来自己是喜欢男人的吗?原来自己能够接受这样行为发生吗?

一向很灵光的脑袋如今有如缺乏润滑的齿轮一般彻底卡死,有无数的问题希望获得解答,却只能像搁浅在浅滩上的海洋垃圾那样愈积愈多。

行为的正当与否?对方的初始动机?是一时冲动或是预谋许久?哪一方的错?结束后该如何处理?是否涉嫌犯罪?依照法条刑期该是多久?学生应付的责任是什么?父母是否受到连带处分?社会的眼光和批判造成的影响?

再者,自己本身喜欢或是讨厌?

所有的问题在脑海中被杂糅成一团毫无意义的错误讯号,空气中充满了汗和两人的体味,韩文清看不见叶修的表情,只能靠人偶尔吐出的呻吟来确认对方的反应。

温热的大手毫无章法地就着分身前端分泌的液体滑动,搓揉囊袋的力道略嫌过大,给叶修一种无法挣脱的错觉。衬衫的扣子全被解了开,磁砖刮手的四角偶尔划过敏感的乳尖,感觉令人发狂。

叶修笑了。


「老韩啊……你顶得我都难过了,一起吧?」

「……」


像猫一样瞇起眼睛,叶修意思意思动了动手腕,感觉对方力道稍微放松了些,他抽回了从一开始就承受过度压制的双手,血液循环不良让他的手指发麻,但叶修没有停下来,而是整个人靠上了韩文清,一手便拉开了皮带和裤头拉鍊。

叶修的手探进内裤就着自己的开始抚慰对方早已充血的性器,韩文清啧了一声,却只换得对方一个无所谓的耸肩和极其无赖的笑容。既然想破脑袋也得不出答案,索性别想吧。

*Don't think, feel. Right?

「唉唷,这个尺寸真是不公平啊,老韩对此你有什么话要说吗?」,两人身高差距不大,叶修叼住了韩文清的耳垂在人耳边说着。

「……闭嘴。」

对方只是揪住了叶修柔软的头髮,用一个过于强硬的吻阻断了令人生厌的话语,让字句消失在两人之间的空隙……没有空隙。

原本就接近临界点的两人在一阵急促的唿吸和隐忍的喘息中射了,由于担心弄脏制服,所以两人只是转了个身射在了墙上。清理什么的之后再说吧。身为一个正直的优等生,韩文清皱起了眉头想着,他抬头看向浑身湿淋淋像掉进游泳池的叶修,发现对方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像是感觉到对方的视线,叶修的注意力从地上的斑斑痕迹转移到自家学长身上,他一如往常地笑了笑后开口:

「怎么样?满意吗?」

「……」

「老韩啊老韩,谢谢你陪我度过一堂本应相当无趣的体育课。」



「不过,你这堂又是什么课?」


韩文清发誓,他这辈子到现在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想掐死一个人。


-FIN-

* 这个句子是我看ZONE-00 零之地带看见的,意思是 ” 别想,凭感觉,对吧?”

*vacant (adj.) 空虚的,愚蠢的


这次真的是久违的更新,因为工作的关系特别忙,真是没脸面对组织的各位了【跪下×

不要脸的求回覆,大家来聊聊天嘛!我一个人寂寞啊!×

评论(24)
热度(49)

© 须藤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