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品极差,目前脱坑停更,全职党可以散了
韩叶、叶黄、双花主食, 除了叶韩基本无雷,不介意还是能搭讪的←
近期DN时间长了脑洞也就多了,不过大都存于我脑中x 双刺客萌萌哒!!!

关于

【全职高手】【叶黄】某日午后(下)

# 叶黄R18

# 爆字了【。

# 希望能在这章完结,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只好委屈黄少了【毫无悔意

# OOC,OOC,OCC,重要的事情总是得强调三遍【抹脸.gif】

#身在湾家没办法做什么,给大家发点东西,别推荐什么的应该不会有事吧?加油挺下去!

# 要是以上都没有问题就开始了!这次也拼了命让叶黄俩汗水淋漓←

#因为有人说看不见.......所以我试着重发了一次,LFT求不屏蔽!!!




一手转开那支KY,叶修将膏状物挤在了手上,若有所思地望了望气得脸红的黄少天,随后毫无预警地将手指挤入狭小的臀缝。

异物的侵入感和润滑液冰凉的温度弄得黄少天一哆嗦,他知道叶修一向都是个目标性极强的人,想干嘛就非得做到不可,结束后也不会有多余的动作,相较于自己随心所欲的机会主义有着根本性的差异。

就连在做爱这方面,叶修也贯彻着他那不做多余事的准则。

眼见吵嘴完了,找到KY就毫不犹豫地开始了扩张作业,速度之快转换之突然,令一点准备也没有的自己只能扭着腰尽力适应,假装方才突然拔高的呻吟全是假象。

看着自己的双腿大张实在不是个赏心悦目的画面,黄少天只能盯着叶修直瞧试图转移视线。那有些虚胖的脸上带着高度的专注,一想起对方是在和自己做爱,不知怎么着看久竟有点好笑。

同时,叶修也注意到对方并没有专注于这场久违的性爱,他没有开口提醒,只是默默地按压着内壁的皱摺,像是在找寻什么似的往内深入。

就算只是事前的开拓,只是一根手指也没有办法满足黄少天,他有些着急,只因对方的节奏实在太慢。叶修见联盟第一话痨有死灰復燃打算开口催促的趋势,却只是又笑了笑而没有进一步动作。

「老叶你在磨唧什么呢!不是要你快……唔嗯……!」

一句话还没说完全,叶修直接用吻将他的嘴堵住,让黄少天只能乖乖把牢骚吞回肚子里。这样慢步调的前戏也真是为难了这个急需发洩的人儿,见叶修还在那里慢慢抽插着手指,黄少天简直憋得要疯了!

恶趣味。黄少天再次体会到叶修恶劣又没下限的个性有多烦。身为垃圾话高段使用者,黄少天知道自己完全没那个资格嫌弃别人,但现下的情况可不一样啊!这会儿真让自己急的连眼泪都要流出来,可见精神性折磨远比物理性攻击要可怕的多。

「有点后悔了啊,要是真让你说话那还得了?」叶修舔着身下人的嘴唇,手边的动作没如对方所愿开始加快,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那表情怎么看怎么讨厌,就和平常毫无二致。套句霸图粉常说的,那叫作一如既往。

实在毫无办法,黄少天知道叶修在等待自己的求饶,毕竟如此没下限的念头也就这么他这么一个人敢动。果真心脏啊!衣服都脱光做一半了才在那耍无赖,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

放弃思考叶修的人性还在不在,黄少天气急败坏地想着现下要比耐心是不可能了,刚想开口骂几句却感觉到第二根手指挤了进来,身子一颤,虽稍微舒缓了不断膨胀的愤怒和慾望,却更能感受到其中的恶意。心说好啊老叶还想搞糖果和鞭子呢,本剑圣哪有那个闲情逸致等你慢慢来!

手摸上了对方的蝴蝶骨,黄少天的手指在叶修背上游走,随后再次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就是用力一吻,动作甚至有些暴力。带着血液的腥甜味道,黄少天像是在品尝什么佳餚一般仔细舔吻,吻得自己满脸通红、吻得自己喘不过气。

「叶修……」

闻者稍微抬起了一直专注于对方下身的眼眸,仍旧是那抹略带嘲讽的笑容。

「太久了……快点……」


「操烂我。」对着叶修的耳边轻轻吐出,黄少天心想自己已经把后半辈子的羞耻心预支完毕,那浪荡的态度简直不能再有。

手指往上一提,精准地按在体内最柔软的那点,叶修不知满足地碾压着不停邀请自己深入的内壁,竟是加快了速度。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快感沖昏了神智,现下的节奏和方才的慢步调简直有着天壤之别,后穴的收缩使得手指更往深处推进,一时间爽得他叫了出来。

叶修迅速地抽出了被小穴夹紧的手指,毫无预警的动作让黄少天一声惊唿,被仔细且缓慢照顾过的后身显然毫不满足,一张一合地像是在祈求更多抚慰。叶修从自己身上起身,双腿大张的姿势让自己的耻部一览无遗,刚想抬手去遮就被压了个死,只见叶修麻利地扯下自己的裤子,抬起黄少天的右脚直接架上肩膀,喘了口气后几不可闻地说了句「要进去了。」,随后对准就这么挺到最深处。

黄少天仰起了脖子倒抽一口气却连个声音也发不出,只有破碎的喘息在这略小的旅馆客房内显得格外清晰,黄少天只能顺从地任由对方顶在自己的敏感点上,手死死抓着枕头避免自己在这情慾之海飘的太远。叶修的提醒根本只是做做样子,身下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直接提枪上阵,感觉到对方的内壁剧烈地收缩,叶修舒服地低喘。

已经被玩得松软的后穴卖力地吞吐着肉刃, 事前做足了扩张使得现在更是毫无阻碍,用似乎要将阴囊也挤进对方后穴的力气横冲直撞,黄少天什么也无法思考,只是卖力地接纳着在后头逞凶斗狠的凶器。

「哈啊……!唔……叶修!太快……哈……!」,又一次精准地撞在前列腺上,已经射过一次的分身就着强烈的快感又微微抬起头来,随着叶修每一次的节奏拍打在对方的小腹上。一脚被架在肩上的姿势让叶修能进入得很深,对久坐在电脑前的黄少天却不是个舒服的体位,从一开始便大开的双腿已经有些酸麻,腰也给折得酸痛不堪,然而两人并没有停下来,像是这个问题不存在一般,只是贪恋着彼此的温度。

黄少天裸露的肌肤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显着粉色,胸口至腹部上是白浊的精液,被光线照得有些发亮。

「哈啊……!叶修……唔、好深……!」黄少天无法思考,也许又是感冒的关系,使得这次的性爱似乎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漫长,随着叶修的抽插节奏摆动腰肢,放浪的程度连自己也感到惊讶。

或许没办法撑到最后,或许会就这么被操坏,会坏掉的,一定会坏掉的……

思及此,黄少天顾不得方才求操的请求,早已晕唿唿的脑子竟然起了求饶的念头,下意识地挣扎起来竟然也能稍微挣脱半分。

叶修皱了皱眉,再次摁住了黄少天的双手,低头覆在对方耳边就是一阵舔吻。和下身富有侵略性的冲撞不同,是同时具备安抚和挑逗的舔吻。然而黄少天哪里管的了那些聊胜于无的安慰?直接啃上了叶修的肩膀,其用力的程度让叶修疼得倒抽一口气,肯定是个牙印还带血。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不是要PK吗?」

同样因运动不足而气喘吁吁的叶修揉了揉黄少天的头髮,肩膀被咬得生疼,汗水的刺激更使得疼痛的程度翻倍,但他没有因此就开口指责黄少天,只是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抬手抹去对方眼角生理性的泪水。

「……」黄少天说不出半句话,只是避开了叶修的视线喘着粗气。

手腕上浅红色的印子证明了方才挣扎的力度,叶修松开了对身下人的禁锢,任由他的双手死死拥住自己的脖子,靠在自己怀里就是一阵乱蹭。

叶修见对方逐渐安定下来,又缓慢开始加快了动作,这次不再像方才那般下狠劲,而是像要在穴道内仔细压过每个皱摺一般,拉长了停留的时间。

然而,虽说放慢了速度,叶修的动作依旧次次精准,每下仍毫不犹豫地撞在体内最脆弱的那点,黄少天觉得自己像溺水那样不能唿吸。喘息声、咕啾的水声和肉体的拍打声刺激着自己的听觉,彷彿身上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无数倍,接收来自眼前这个叫作叶修的人所给予的一切。

后穴不住地收缩夹得叶修差点缴械投降,按耐住想射的冲动,再次在对方体内冲刺起来。舌头灵巧地舔上有些肿胀的乳尖,犬齿有意无意括过的刺激让黄少天忍不住颤抖。啃咬吸吮了一会儿之后叶修心满意足地退开,转战其他位置并且在上面留下痕迹。

「叶修……!唔嗯……你在干……什么……!」攀在对方脖子上的双手又收紧了点,感觉到叶修在自己身上东啃西咬,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发话。

完全没打算搭理黄少天的抱怨,只是一个劲地在身下人的每个部位做记号。颈部、肩膀、手腕、小腿,混合着后面从未间断的快感,带有痛感的吻再度刺激起黄少天的慾念。

见黄少天又往自己肩窝蹭了蹭,像是获得了许可,叶修笑了笑,将整根性器抽出后直接将黄少天翻了个身,没等对方准备好又再一次捅进了最深处。

这个姿势能比刚才进入的更深,黄少天的喘息终于变成破碎的哭声,他求饶,哭着求叶修放过他,用哽咽且微微沙哑的嗓音做着无谓的抵抗。肉刃在对方体内肆虐,每次抽出都能看见一圈挽留的媚肉,这该叫欲擒故纵还是身不由己?叶修没有深究这个问题,或许两种都不是。

「……你这里可不像是想停的样子啊。」

叶修吐出一句嘲讽,无奈沉溺在快感中的黄少天又怎么会听见?只是紧抓着早已变形的枕头讨饶,完全没有理会对方下流的垃圾话。

「不行……啊……叶修、我……!」

晶莹的唾液延着下巴滴落枕头,生理性的泪水流满了潮红的脸颊,就算已经做过这么多次,这样被情慾支配的样子也是叶修前所未见的。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身下的黄少天只是哭叫着要求停下。

重重地撞了几下,迎来高潮的黄少天先一步释放,可怜兮兮地吐出几丝白液,收缩的小穴将叶修的分身带往自己的敏感点,后者显然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两人一起达到了顶点,叶修低喘着,随后抵在前列腺上就射在对方体内,令身下的人产生会怀上孩子的念头。

不像对方已经射过,叶修的第一砲又浓又多,全数送进对方体内之后,叶修赖在黄少天的肩膀上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黄少天显然还没恢復神智。

将脸埋在枕头里,背部大幅度的起伏证明了人还没有喘过气,身子在鹅黄色的灯光下微微颤抖,显得有些脆弱。

叶修抽出疲软的性器,混合肠液和精液的白色液体沿着光滑的大腿缓缓流下,给黄少天一种失禁的错觉。等到缓过来之后,刚想从人家身上爬起来,一丝细微的吸鼻子声就传入了叶修的耳里,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的前斗神抽了几张面纸塞到对方手上,又抽了几张好清理对方那惨不忍睹的下半身。

「……nitama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什么!我叫你停啊你耳朵有什么毛病吗!把我当成女人在操吗!你还有良心吗训练怎么办我要怎么回去!」 隔着枕头传出来的声音有点儿闷,但仍旧一字不漏地传入对方的耳里。

是带有哭腔的抱怨。将卫生纸揉成了一团就往垃圾桶扔,黄少天用手背用力抹去了眼泪,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傢伙,彷彿用眼神就能将他烧穿一个洞。

闻言,一向嘲讽的叶修抓了抓头,表情有些无奈地顺了顺黄少天的头髮,用从没听过的语气诚恳地开口说道:「确实有点过了,抱歉。」这下可换黄少天不知所措了。开口求操的是他,开口讨饶的也是他,叶修的坦率令他无语哽咽。

愣了几秒,黄少天用力抱住眼前人的腰, 这样的叶修实在太不像叶修,温柔的令人不知所措。再次将自己的脸藏了起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应对方的道歉:

「……其实,也没那么糟……」

「哥知道,你一脸享受的样子我实在不愿意拆穿你……」

「卧槽!你!」

黄少天一拳捶了过去。

FIN


在这之后,回到蓝雨的黄少天整整大病了一个星期,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让队员十分不习惯。

而叶修的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被传染了感冒后整日在电脑前咳个不停,在陈果威胁利诱之下才心不甘情不愿去休息。

此时,两人同时产生了”下次见面一定要弄死他”的念头。

评论(11)
热度(89)

© 须藤镜 | Powered by LOFTER